?
习基层故事:刚结婚家里仅4个杯子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19-09-08    

  导 语小编从相关报道和本报记者回忆中梳理了10个习在基层任职期间鲜为人知的特别故事,从中可以窥见习的为人和为政之道,值得基层年轻干部细细琢磨,好好学“习”。

  近日,习视察福建。《福建日报》连续三天,以头版整版的高规格报道,回顾了习在福建工作17年半的往事。该报派出采访组,“深入厦门、宁德、福州、龙岩等地,追寻习同志在福建工作时践行群众路线的点点滴滴”。

  此前,《河北日报》也曾在头版刊文,还原这位正定“老书记”在正定发生过的故事。两张党报前后分别以数万字的篇幅,详细回忆了习在两地的燃情岁月,曝光了习在不同时期工作、生活的一些故事,更有许多照片首次出现在公众视野。

  1接地气与百姓线年的旧作《忆大山》,深情回忆了与贾大山十余年的交往情谊,十分感人。

  1982年早春,习到正定任县委副书记,“我到正定后,第一个登门拜访的对象就是贾大山。”据贾大山儿子讲:当时习是先到他家里,结果没找到,才又去贾大山工作的县文化馆找。当时贾大山在文化馆正与人聊天,习进去后也不打断,就坐在椅子上静静地等着。不想,贾大山上来第一句话就是“来了个嘴上没毛的管我们”。不过,习似乎并不介意这样的问候方式,之后的交流两人相谈甚欢。

  1997年2月7日,习和贾大山最后一次见面,这也是两人最后一张留影

  当时正定这个全国闻名的高产县竟有不少农民连温饱都不能保证。习和时任正定县委副书记吕玉兰主张立即向上汇报,请求把粮食征购基数降下来,并主动请缨,处理此事。

  习在正定的3年多时间里,睡在办公室。他的床铺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两条长凳支起一块木板,铺上一条打满补丁的旧褥子。而在吃饭问题上,习总是在机关食堂与大家一起“吃大锅饭”。他说,“吃大锅饭”好。一是可以边吃边聊,相互交流;二是可以互相监督,减少不必要的浪费;三是可以边吃边谈工作。可谓一举三得。

  习知道后,立即决定把他吸引到正定。那是1983年年初,在忙完一天工作后,他带着县长、副县长来到石家庄市桥东谈固小区。一个小区几十栋楼,他们找了一栋又一栋,问了一家又一家,但没有人知道武宝信住在哪里。已经晚上10点多了,习同志竟扯开嗓门在小区楼下大声喊了起来:“武宝信!武宝信!……”宏厚的声音在寂静的冬夜回荡。

  在习离开正定之后,亦不忘维系与当地干群的关系。他任福州市委书记时,曾邀请24名正定县干部和16名石家庄地区干部到福州挂职煅炼,学习沿海地区的发展经验。他任浙江省委书记后,促成正定与温岭、台州等市建立了友好县市关系,还安排浙江经济专家、企业家来正定介绍经验,并将义乌小商品市场发展经验介绍给正定,在他的协助下,正定后来建了华北地区最大的小商品市场。

  从习离开正定到其担任中共最高领导人前,曾多次回到正定。1991年、1993年和 1997年春节,“他三次踏上第二故乡正定的热土,还像当年一样,和干部谈心、与百姓拉家常”。2005年4月2日,习第四次回到正定。他专程看望了已故原省领导邢崇智、解峰和冯国强的遗属,每到一家,他都是热情地叫“阿姨”,关切地询问身体是否健康、生活上有没有困难。

  1985年6月,习从河北正定调任厦门,第一站先到福州。当时负责接机、后来调往厦门工作的苏永卯回忆说:“习同志在福州停留期间,在住宿、伙食等方面没有提过任何要求,唯一算照顾的是,上了些北方口味的馒头、面条。后来他到厦门去报到,组织上本来安排派车送,但他没有答应,而是自己搭便车去。”

  据《中国青年报》福建记者站站长陈强回忆,1988年春,35岁的习从经济特区厦门调到贫困地区宁德当地委书记,刚上任就下基层搞调研。当时陈强在福建日报社宁德记者站工作,随习跑遍了闽东9个县。他每到一个县,总是利用晚上时间研读县志,了解当地人文历史。下乡时,他经常穿着灰色的中山装,进村入户和农民交谈。

  参加调研的时任寿宁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连德仁在日记中写道:“这一天,乘车5个小时,步行4个半小时,开会座谈访贫2个小时,一路风尘,大汗淋漓,辛苦程度不言而喻……回到县城招待所后,许多干部才发现脚底、脚趾都磨出了血泡。”

  上世纪80年代末,宁德地区部分干部违规营建私房现象突出,“全区处级和科级干部建私房的分别占同级干部的三分之一和四分之一”。违纪违法建私房,侵占了良田耕地,占有了当时国家专用“三材”(钢材、木材、水泥)指标;一些人建了私房还占住公房,甚至买地卖地、建房卖房,搞“地倒”、“房倒”,从中牟取暴利。

  1990年春,即将卸任宁德地委书记的习到闽东各县和干部群众道别。时任《福建日报》驻宁德记者、现《中国青年报》福建记者站站长陈强作为随行记者,在周宁县九龙祭瀑布前用自带的理光相机为时年37岁的习拍下了一张穿中山装的照片。(上图)

  据陈强回忆,习待人随和,时常面带微笑。两人第一次见面时,习拍了拍陈强的肩膀说:“小陈,今年多大了?”陈强腼腆地回答:“22岁”。他笑了笑说:“当儿童团长正合适!真羡慕你这么年轻啊!”习离别闽东前夕,陈强再次随他下乡,在周宁县九龙漈瀑布考察时,他亲切地招呼:“小陈,我们共事两年了,来一起合个影留念!”(上图左为陈强)

  后来,习升任福建省省长。在他的提议下,福建省政府建立了新闻通气会制度,每个季度举行一次,听取中央媒体驻闽记者和省内主流媒体负责人对政府工作的意见。那时,陈强已调到中国青年报社福建记者站工作,又有机会在新闻“季谈会”上和习面对面交流。习说,记者经常在基层跑,通过记者的反馈,可以了解到更多线低调律己,婚宴只办一桌

  正人先正己。习带头践行,下乡吃食堂,交伙食费。时任宁德电视新闻宣传站副站长、现任宁德电视台台长邢常葆曾多次跟随习下乡采访,20多年过去,他对一个细节仍记忆犹新。生肖表图片大图2019。“有一次,到蕉城区虎贝乡调研,在乡政府食堂用餐,习同志交代秘书餐后要交1.5元的伙食费,但那位乡长不要。吃完饭后回到车上,习问秘书伙食费交了没有,秘书回答没有,被说了一顿。他赶紧跑回去交伙食费,拿收条。”

  1987年,习与著名歌唱家在厦门结婚,只在宾馆办了一桌酒席,答谢同事好友。“晚饭后,我们4个人到他家里坐坐,到了才发现,包括他们俩平时刷牙的2个杯子在内只有4个杯子,最后只好再洗2个碗当茶杯。家里没什么准备,临时花5块钱到街上买了一些糖果分给大家吃。”曾与习共事的厦门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王金水回忆。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