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付费时代回首数字音乐崛起之路免费下载亦曾风靡全球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19-08-10    

  目前,数字音乐产业在中国正迎来关键发展阶段。不久前举行的2019中国数字音乐产业发展峰会上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数字音乐产业的总产值达到609.5亿元,数字专辑下载销售额已经突破2亿元。

  数字音乐取代传统唱片业已有很长时间,付费下载在中国则经历了漫长的培育期;从全球范围来看,数字音乐的兴起与互联网时代一起到来,其发展初期同样伴随着与免费共享有关的诸多争议和波折。

  2001年年初,全球民众尚沉浸在跨越新世纪的喜悦之中,苹果公司的研发人员则在紧锣密鼓地为新软件的发布做最后准备。2001年1月9日,苹果公司祭出了新世纪的首枚“重磅炸弹”:iTunes 1.0。没人能预料这款软件将对未来的音乐产业造成多么巨大的颠覆。

  iTunes的原型来自于另一家软件公司Casady&Greene于1999年研发的一款名为SoundJam Mp的音频播放软件。该公司后被苹果收购,SoundJam Mp也在苹果手中变成了后来的iTunes。

  与后来的iPod和iPhone这样的硬件产品不同,iTunes没能做到一鸣惊人。事实上,苹果公司煞费苦心研发的这款应用软件,在当时却让许多人大跌眼镜。一款只能播放音乐、管理列表和刻录CD的音频软件,在当时早已不能勾起消费者的任何好奇心。人们不禁狐疑,一向以创新著称的苹果,为什么会发布这样一款“平庸”的音乐软件?

  iTunes很快被人们暂时遗忘了。大约两个月后,互联网研究企业朱比特媒体研究公司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同时引爆了音乐界和互联网界:

  2001年2月,约有三分之一的加拿大网络用户使用当时最盛行的软件Napster下载歌曲;大约16%的美国网络用户访问了Napster站点,彼时美国国内的Napster用户人数约为1350万人;此外,阿根廷、西班牙和巴西的Napster用户比例甚至比美国还高。

  今天的年轻人早已不识Napster,其实它是全球P2P服务软件的鼻祖。该应用诞生于1999年6月,由美国东北大学的学生肖恩·范宁创造,其初衷是为了学生群体更加方便地搜索和共享MP3音乐文件。Napster上线后,很快便在全球刮起了一阵P2P共享音乐的超级旋风,其影响力迅速扩展到美国以外,免费下载随之盛行。

  然而种种迹象表明,2001年的Napster已不可避免地进入到“最后的狂欢时刻”,而正是这场源自互联网的“国际狂欢”,让那些大牌唱片公司们尝到了苦头。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国际唱片业出现了一轮又一轮的并购风潮,平特特尾公式计算软件,跨国唱片巨头们在这一过程中不断壮大。尽管盗版现象一直让各大企业头疼,但直到90年代末,当互联网开始大举入侵音乐产业时,唱片巨头们才真正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生存危机。

  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传统唱片业已经奏响了哀歌的前奏。彼时,整个唱片工业开始急速下滑。

  也是在2001年春天,《江南时报》报道了一则发生在中国台湾的新闻,在今天看来,这是一桩类似于宗教裁判所的荒唐事件:

  台湾成功大学的学生因为非法下载网络音乐,而遭到台南地方检察署的入室搜查。报道称“台湾台南地方检察署检察官接到线报,怀疑成功大学宿舍有学生非法下载MP3音乐软件,遂指挥警方到成功大学搜查,查扣14台非法下载网上音乐的学生个人电脑。”

  学生们“认为从网络下载MP3音乐软件,在校园相当普遍,而且也有下载后贩卖的商业行为,所以他们不知道此系违法。”在他们看来,“因为这已经成为大家的习惯行为,司法部门要想杜绝并不容易。”

  该行动并未蔓延至全球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司法部门,道理很简单:如果要追究非法下载音乐的责任方,首当其冲的应是形形色色的网站,而不是热爱音乐却囊中羞涩的学生网民。这种简单粗暴的执法方式,也忽视了该行为背后更深层的因素。

  至少在2001年,几乎所有与传统音乐产业能扯上一点关系的机构、企业和团体,都在拼命封杀数字音乐这一新生事物。历史只记住与时间赛跑的成功者,而不是留下“销魂一瞥”的先驱。共享,让Napster深受网友喜爱,却惹恼了唱片巨头。

  彼时,Napster几乎是唱片巨头眼中网络音乐的代名词。所以,从1999年12月起,以五大唱片公司为首的企业和机构,对Napster展开了一场旷日持久的诉讼。

  到了2001年10月,Napster在法庭上迎来了一丝转机。负责审理此案的旧金山地方法庭法官帕特尔允许Napster的代表律师贝伦霍尔茨搜集更多支持被告论点的证据。

  “如果有一种方法能够揪出这些幕后黑手,那么我们有权去发现这些黑手到底有多么肮脏。”贝伦霍尔茨的话中透着愤怒,在她看来,这些“幕后黑手”是在打着法律的幌子搞垄断,Napster是他们垄断过程中必须消除的障碍。

  贝伦霍尔茨眼中的“幕后黑手”自然是各大唱片公司,其辩护依据是:他们看到了数字音乐在未来的发展前景,但这块奶酪眼看已被人抢走,于是试图利用版权武器来围剿Napster(在她看来,这是对版权规则的滥用),进而垄断数字分销市场。

  这边厢,贝伦霍尔茨在为Napster的命运奔走呼号,那边厢,继年初发布了令人费解的iTunes 1.0后,苹果公司仅仅沉寂了9个月便又有大动作:10 月 23 日,乔布斯从他的牛仔裤口袋里掏出了革命性的产品iPod。iTunes也在同一天升级到了2.0版本,支持iPod的同步在线管理。

  不久后,iPod便席卷全球市场。乔布斯希望借iPod的成功势头,将iTunes打造成苹果的网上音乐商店,从而进军数字音乐产业。

  所有人都恍然大悟:原来这才是苹果的真正意图,它也成了该公司献给这颗星球的一份“新世纪大礼”。至于9个月前的iTunes 1.0,只不过是苹果公司发布的一则“产品预告”罢了。

  2002年5月,Napster终于关门了,数字音乐产业进入新一轮震荡期。尽管那些年里充斥着各种形形色色的P2P网站,同时,Napster也经历了各种“借尸还魂”,被Roxio、PressPlay、百思买、Rhapsody等公司数次易手,又勉强维系了近十年时间,但免费下载的大潮终究没能持续下去。作为Napster的对立面,iTunes以及苹果公司倡导的付费下载在这场漫长的拉锯战中获得了最终胜利。

  (本文主要素材摘录自拙作《古典音乐拒绝沉默》,在原书内容基础上有改动,并重取标题)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