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妙龄女孩被奸杀裸死宾馆凶手逍遥法外娶妻生子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21-09-29    

  2000年,辽宁省鞍山市年仅22岁的女孩连丽丽,衣衫不整地猝死于鞍山田园大酒店的一间客房里,当时与她在一起的是鞍山市交通局公安处的警察尚尔琦,他当晚与连丽丽发生了两性关系。

  在三级公安机关法医鉴定一致、涉案警察三抓三放的情况下,连丽丽的母亲王书踏上坎坷艰难的上访之路。

  6年后,一个母亲的不懈苦诉终于将强奸并杀害女儿的线日,尚尔琦因强奸杀人罪被鞍山市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无期徒刑。

  连丽丽出生于1978年,她天生丽质,身材窈窕,单纯开朗,是个人见人爱的女孩。她的母亲王书是鞍山市市直机关服务处的员工,父亲连家荣是鞍山市市工委纪委处长。1997年,连丽丽高中毕业后在鞍山市科委物业发展中心当了一名出纳员。

  2000年6月29日晚,正在和同学陈黛诺等人一起吃饭的连丽丽接到了尚尔琦的电话,说是有急事,让她马上赶到鞍山市田园大酒店1303房间。

  时年21岁的尚尔琦刚从大连警校毕业后回到鞍山,家境富裕的他骄奢淫逸,还在鞍山豪华的田园酒店包了一间房。

  连丽丽跟同学们打了个招呼,去了田园大酒店。连丽丽走了以后,陈黛诺好几次打她的电话,让她回来一起去蹦迪,但连丽丽好像有难言之苦,一再说让他们再等等。

  后来,陈黛诺再打连丽丽的电话竟然关机了,她知道连丽丽跟尚尔琦在一起,就拨打了他的电话。尚尔琦惊慌地说:“连丽丽不行了,你快过来。”

  陈黛诺等人闻讯赶到,见连丽丽衣衫不整地躺在床上,已是气息全无。120急救车赶到,但连丽丽已经死亡。鞍山市铁东区刑警赶到后,开展现场勘查。民警在床头柜的地上发现了一张沾有白色粉末的酒店便笺纸,又从床头柜上提取了饮料瓶、水杯等物证。

  连丽丽的父母得知消息赶到医院时,已经是第二天凌晨1时30分。母亲王书悲痛欲绝。只见女儿脸色青紫,嘴唇和手指甲都是黑色的,左眼半睁半闭,眼球布满红血丝,胳膊和上身还有一块块黑斑。

  在撕心裂肺的痛苦和焦虑的等待中,7月13日,辽宁省公安厅检验结果出来了:所送死者胃内容物及血液中含微量安定成分。

  15日,连家荣打电话向铁东公安分局了解鉴定结果,刑警队长说:“没查出来你女儿的死因,公安局法医就这个水平了,为了慎重起见,你最好另请高明。”

  这个结果令连丽丽的父母十分震惊,他们无论如何也不相信,身体一向健康的女儿会因病猝死。为了查清女儿的真正死因,他们查阅了大量有关胰腺炎的资料,又买了很多专业书籍,王书还拿着法医鉴定书找了省市大医院的很多专家教授进行咨询。

  专家们都说,胰腺炎的患者有极明显的病兆反映,主要是暴痛、呕吐等,使病人无法忍受。从这份鉴定结果看,连丽丽胰腺没有炎症和坏死灶,不能断定因其死亡。

  而解剖尸体的医生竟是尚尔琦母亲所在医院和没有法医资格的一名医生。同时,涉案警察尚尔琦也被取消了监视居住。

  王书拿着专家意见和自己了解的情况对公安机关的鉴定结果提出质疑,并强烈要求重新鉴定。在王书的坚持下,8月29日,公安部派了两名法医到鞍山进行复检。

  伤心欲绝的王书来到存放女儿尸体的地方。为了保存证据,王书拒绝火化女儿的尸体,她自己花钱买了一个大冰柜,将女儿放在里面。打开冰柜,她发现女儿腹腔里的脏器几乎全部被掏空了,从前那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如今已是面目全非。

  王书不忍心女儿如此模样,就买来纱布和棉花,亲手填到女儿的腹腔里。她抚摸着女儿冰冷的尸体,嚎啕失声。她对着女儿尸体发誓:丽丽,就是拼了性命,妈妈也要替冤死的你查明真相,讨回公道!

  为了告状,猝死的连丽丽的母亲王书专门买了各种有关法律的书,并几次去辽宁省沈阳市,聘请了沈阳盛典律师事务所的董方伟律师做诉讼代理人。

  2001年2月,辽宁省鞍山市公安局接到了上级转来的尚尔琦案件的督办文件。公安局的一位领导特意找王书和她的老伴谈话,告诉他们,决定让尚家拿6万元作为补偿以了结此案。

  2001年6月,连丽丽一案转由鞍山市检察院技术处复查。为了彻底查清连丽丽的死因,检察院决定将连丽丽的病理组织切片和标本送交司法部检验中心做检验,并让连家出这笔检查费用。

  王书同意了。为了确保女儿的病理组织切片和标本在鉴定途中不出问题,王书自费和法医一起先后三次护送女儿的器官组织切片乘飞机送到上海的检验中心。每一次,王书都把装有女儿病理组织切片和标本的容器紧紧地抱在怀里,仿佛抱着刚刚出生的女儿,满脸的慈爱与悲哀。那情景让与她同行的法医都不忍看下去。

  9月18日,司法部检验法医郑重地告诉他们,检验的结果是:胰腺实质未见出血和炎细胞浸润,连丽丽不是患胰腺炎死亡。

  2003年3月5日,由全国七位著名法医学专家参加的论证会在沈阳召开。专家认真研究了连丽丽的病理切片、解剖记录及相关资料,一致认定:一、急性出血性胰腺炎的诊断不能成立。二、不排除机械性窒息死亡。建议由公安机关进一步侦查确认。

  由于此案前后已经有过6次鉴定,七位著名专家的鉴定结论完全推翻了公安部及以前的所有鉴定结论。7月,在市政法委和检察院的要求下,鞍山市公安局成立了由市局刑警支队和铁东分局原办案人员参加的专案组,于8月11日再次将尚尔琦刑事拘留,并先后两次以故意杀人罪向铁东区检察院申请批捕。

  2004年4月8日,公安部在沈阳主持召开了由全国知名的五位刑侦专家参加的案情研讨会。与会专家听取了有关案情汇报后,发现了许多重大疑点,认为应该重新立案侦查。会后,鞍山市公安局根据上级要求,重新组成了专案组。2004年10月12日,尚尔琦第三次被刑事拘留,并被送到盘锦异地关押。

  专案组将调查的重点放在了连丽丽的朋友陈黛诺的身上。他们飞越千里,在海南找到了陈黛诺,反复做她的思想工作。陈黛诺最初默然不语,后来却失声痛哭,她终于说出了一条极为重要的线索。

  她告诉办案人员,2000年6月30日,即案发第二天的晚上,尚尔琦和另一个朋友一起找过她,让她在公安机关按照尚尔琦的意思作了假证。事实上,连丽丽虽然认识尚尔琦,但与他并不熟悉,更没有与他谈恋爱。陈黛诺哭着说:“这么多年了,我的良心不安,因为我的朋友死得太冤了呀!现在把这些都说出来了,我的心总算可以平静了。”

  与此同时,专案组从尚尔琦的朋友金铤那里也取得了重要突破,金铤供述,尚尔琦与连丽丽见过两次面,他早就垂涎连丽丽的美色,却一直没有找到下手的机会。

  案发当晚,连丽丽离去后,尚尔琦就跟金铤商量怎么把连丽丽弄到手。金铤说:“趁今天的机会你带她到客房去,干了她,不行的话就事先给她弄点药。”

  之后,金铤还又两次给尚尔琦打电话,问他进行得怎么样。这些证人证言清楚地说明,尚尔琦具有强奸连丽丽的动机和预谋。

  王书断然拒绝了所谓的补偿:“我不要钱,多少钱也买不来我女儿的命。我只是想查清楚女儿死亡的真相,还我女儿清白,让杀害我女儿的人受到法律的制裁。”她又买了《法医鉴定与侦查诉讼务实》、《法医学》、《高级法医学》等大量司法鉴定及刑事案件侦查方面的法律书籍,还到法庭实地旁听法院对案件的审判,学习和积累法律知识。

  正在这时,逍遥法外的尚尔琦刚刚举办了一个豪华的婚礼。王书的心被刺痛了。本来,自己的儿子原定2001年春节结婚的,但因为女儿猝死,遭此横祸的一家人就把这件事放下了。

  如今,女儿尸骨未寒,害死女儿的凶手却大办喜事当了新郎。再次擦干了眼泪,王书和丈夫商量,决定立刻为儿子举行婚礼。

  她坚定地说:“咱不能活不起,咱要好好活,才能有精神为女儿报仇伸冤。”2001年“五一”,连家给儿子举办了婚礼。婚礼的第二天,王书就又踏上了上访的旅程。

  办案民警收集了外围证据,将案情向上级领导作了汇报。有关领导亲自听取了汇报,经过认真研究,详细部署了突破尚尔琦心理防线的侦查方案。

  尚尔琦刚被刑拘的时候,本以为这一次还会像以前一样,只要自己咬紧牙关,那些经过串供的假证和那张精心编织起来的保护网会使他再次化险为夷。

  正在他惊恐不安还没想好对策的时候,专案组向他施加了强大的审讯攻势。当铁的证据一一摆到他的面前时,气焰嚣张的尚尔琦终于低下了头,供认了5年前强奸并杀害连丽丽的犯罪事实。

  当晚20时,尚尔琦在田园酒店门口买了一瓶饮料,又从车里取了一瓶安眠片,回到他包住的1303房间,将五六片安定包在纸里碾碎,放入了饮料瓶内。之后,尚尔琦给连丽丽打了电线时,连丽丽来到田园酒店1303房间。尚尔琦看到清纯靓丽的连丽丽,激动不已。他假装随意的样子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饮料,还殷勤地给她倒了一杯请她喝。毫无戒备的连丽丽接过饮料便大口地喝了下去。

  这时,连丽丽的意识仍然清醒,她拼命反抗,大声呼救,兽性大发的尚尔琦怕惊动了人,抄起枕头用力压在连丽丽的头上,然后疯狂施暴当尚尔琦起身拿起枕头时,他惊恐地发现,连丽丽已经没有了呼吸。

  至此,这起长达数年历尽曲折的案子终于水落石出,线日,鞍山市检察院以尚尔琦犯有强奸罪向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同时,连家以要求被告赔偿因其行为致被害人死亡而造成经济损失为由,向中级人民法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

  法庭作出判决,被告尚尔琦犯强奸罪,判处其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附带民事赔偿178872.50元。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